当前位置: 首页 > 内部审计 查看论文:基于金字塔模型的高校内部审计预判增值功能研究

基于金字塔模型的高校内部审计预判增值功能研究

 时间:2016-05-28 09:26:55 来源:网络 

汤 靖

一、引言

相较于国家审计和社会审计,高校内部审计的职能在层次性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美国审计署(The U.S.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简称GAO,将高校内部审计的职能借助金字塔模型予以表述。



模型主要反映了以下理念:一是高校内部审计职能是分层级的,有力监督和渐进洞察是预判增值的基础,作为组织风险管理及内部控制体系的一个环节,高校内部审计的首要职责就是财务监督,对象主要为组织内部的财务运行情况;二是渐进洞察,主要对象是内部控制机制,工作重点是发现潜在风险;最后是预判增值,通过上述两项基础审计工作,结合自身专业技能,寻找安全的潜在盈利点,提出建设性审计建议,为组织增值服务。

二、高校内部审计发挥预判增值功能的优势

1.高校内部审计作为组织内部“免疫系统”的一个环节,相比于国家审计和社会审计,在预判增值功能上有突出的优势。国家审计通常是由上级审计机关实施,频率低,重问责。而社会审计,是由组织委托的代理性质的审计,重点针对财务活动的真实性进行评价,无法提供建设性建议。相比较而言,高校内部审计是融入组织日常事务和流程中的,其审计频率高,发现问题及时,对组织忠诚,具有发掘组织潜在增值点的主动性。

2.高校内部审计与组织有着一致的价值取向,自觉保守组织内部的核心机密,密集的审计覆盖点有利于识别潜在的增值点,便于组织构建安全的经营增长体系。高校内部审计业务贯穿组织各项经济业务中,其从业人员专业知识面覆盖财经、工程、法律和税务等财经相关领域,拥有完善内控环节、调整人员分工、纠正违规经营的审计建议权,具有实现预判增值的能力与权限。

三、高校内部审计发挥预判增值功能中面临的问题

1.高校内部审计人员资格准入机制失控。行业准入既是国家对专业性较强的行业的强制标准,同时也是行业自我保护的一种工具,它是保持一定水平的职业服务所必须的。然而,由于我国内部审计未有专门法律出台,导致内部审计从业人员准入机制没有保障,内部审计人员的职务晋升机制更多地是参考管理类干部考核标准,专业化因素考虑得不多,一些优秀的内部审计人员升职后也往往轮岗到其他部门不再从事内审工作,造成专业人才的流失,内部审计工作质量得不到保证。在借助社会审计机构的外聘服务后,其尴尬局面一度得到改善,然而当内部审计“外包化”越来越突出的时候,由于在编内审人员年薪远远高于外聘社会审计机构所需资金,而作用却沦为外聘审计的“探路者”,在绩效评估结果的指引下决策层开始思考审计业务“全盘外包”、内审机构撤并的收益。

2.高校内部审计业务发展缺乏系统规划。内部审计设立之初,职能定位主要是查错纠弊,认为内部审计主要就是对组织内部会计资料和账表的核实;2006年开始提倡内部审计职能由监督转型为服务,3E,SE绩效审计一度成为主流思想,认为内部审计要把工作重点从过去的财务转向管理,完善程序、提高工作效率与效益,这期间组织内部的财务、工程审计业务很大部分采取外包形式,交由外部审计机构执行;近几年,“免疫系统”理论引起了内部审计业界的高度关注,如何防范组织内部风险、弥补内部控制漏洞成为内部审计职能重点,但与此同时,内部审计业界也意识到,财务、工程审计业务的长期外包,导致内部审计人员专业水平有所下降,在这种形势下,2014年审计署修订《内部审计工作规定》,开始注重系统性地制定内部审计业务发展规划。强调内部审计人员“为组织增值”的能力与要求,提醒内部审计人员重视自身专业技能,维持其财务监督基础职能和持续洞察服务职能的保留与发挥,确保在组织内部存在的必要性。

3.高校内部审计业界对自我认知的迷茫。内部审计的执业依据是审计署颁布的《内部审计工作规定》,立法层级很低。国家审计有《审计法》,社会审计有《注册会计师法》,审计发现的问题是国家法律层面的问题,其严肃性和影响力差距相当大,这直接导致内部审计业界对自我认知的迷茫。在组织内部内审人员是充当经济警察、效率专家还是管理咨询、风险评估专家?若是经济警察,上级审计机关的力度更到位;若是效率专家,效率与管理的发言权一般属于组织内部决策层;若是管理咨询、风险评估专家,连组织内部财务情况都不能精准掌握如何评估风险并协助经营?内部审计如何改变这种随波逐流的境遇,以为组织增值为突破口和宣传点,是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四、高校内部审计发挥预判增值功能的途径

基于以上问题的分析,结合工作实践,笔者建议可尝试以下三条途径,尽早走出目前内部审计面临的困局:

1.建立高校内部审计人员准入机制。21世纪人才是第一竞争力,IIA于1999年发布《内部审计职业胜任能力框架》,认为内部审计人员应当具备两个方面的能力:知识技能与行为技能。结合工作实践,本文尝试推导了准入机制中知识技能和行为技能涵盖的内容,具体见表1



2.重新确立财务审计基础地位。著名审计专家劳伦斯·B·索耶曾经警告“许多审计部门已涉足于组织中的非财务活动领域,还有许多审计部门正在与财务部门无关的领域里进行更为高级的、注重管理的审计,但是,在热衷于这些审计所产生的有利影响时,决不能走得太远,决不能忽视基本的财务记录和经济业务的审计”。放眼国际,曾经爆出重大财务丑闻的世界通信公司、南方保健公司、2012年的光伏产业,这些企业的内部审计人员多年来均一直抱怨公司未给审计人员授予审查财务数据的权力。从GAO金字塔模型我们可以看出,财务监督是内部审计的基础职能,内部审计机构负责人要积极借助国家审计对组织开展的各项财务检查重新打开财审局面,明确内部审计机构负责人在组织核心财务机密中的作用,完善内部审计工作机制,加大揭露严重铺张浪费、财政资金挤占挪用、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的力度与频率,提出内部审计报告,实施内部审计处理和处罚。深化党政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监督好“一把手”,把审计查出的经济责任人的问题落实到干部的管理上,通过规范“一把手”的决策行为,监督组织内部公共资金使用,树立内部审计威慑力。

3.锁定被审计对象的知识盲区打开工作局面。经过近三十年的积累,内部审计人员的知识背景已覆盖审计、财务、工程、税务、法律等各财经领域,对国家政策制度也相当熟悉,而被审计对象却相对而言只熟悉对口业务知识。例如财务部门对国家最新的科研、人事分配、后勤产业化经营政策的熟悉程度就远远不如审计部门,资产经营部门对于工程招投标、施工和决算这些可能根本就摸不着头脑,而组织人事部门对于二级学院使用部门经费的细则亦不甚了解,但内部审计人员都了如指掌。在不同部门的审计过程中,可将发挥预判功能的重点锁定在被审计部门的知识盲区上,一则可以缓解被审计对象的抵触情绪,二来以全局一盘棋的整体思路构思工作方案,更加吻合组织内部决策层的常规思维模式,三则为内审人员多年以来的知识积累找到用武之地,成功树立内部审计专家形象。

五、几点体会

1.高校内部审计的有力监督、持续洞察、预判增值三大职能,通俗的打个比方,就如同医生的治疗开刀、诊断病情、保健养生职能一样是分层级的,越基础的职能大众往往感触最深,而金字塔越顶级的职能却了解最少,这是人们认知事物的常规,无法改变或扭转。但金字塔尖的职能才是最终的目的地,低层级的职能只是为高层级的职能做铺垫的,这就要求内部审计人员自始至终明确自己的职能定位,以勤勉的态度去实践和攀登,不可中途而废。

2.内部审计与国家审计、社会审计共同构成我国审计监督三大板块,而我国缺乏一部权威性较强、专门的《内部审计法》,这直接导致了我国内部审计部门地位不高、不同单位内部审计规章制度差异较大、内部审计人员专业素养层次不齐、内部审计职能得不到充分发挥等问题,无法满足时代发展要求。美国《萨班斯法案》的颁布推动了全球内部审计的空前发展,而我国内部审计业界缺乏自己的主心骨。这要求内部审计人员在开展业务工作的同时,要持之以恒地去呼吁《内部审计法》的尽早制定与执行。

3.内部审计人员在开展业务时,需始终抱着学习的态度,珍惜每一项组织交付的业务,视之为自身历练与成长的机会。细心发掘潜在的安全盈利点,大胆提出审计建议。同时要注意到并非只有经济效益审计涉及到预判增值功能,任何一项审计项目都蕴含这种可能。从审计署2014年度第一季度统计数据看来,为组织挽回经济损失最多的出人预料的居然是经济责任审计业务,但仔细想想也确实合情合理,政策与制度总是需要具体人员签署颁布,而一旦执行,将在一定范围内影响相当长的时间。